486

欧洲杯赔率 1

369

5月10日是母亲节,6日记者走访市区鲜花市场发现,鲜花价格已经悄然上涨。

欧洲杯赔率,438

花价暴涨暴跌,没有赢家

“大学毕业刚走上工作岗位,这是第一次给妈妈过节,想去花店订一束康乃馨,发现价格已经涨了一点。”6日,90后女孩小张在好友圈里抱怨着。

570) this.width=570;”>

近日,有人在微信朋友圈称:八街农户的玫瑰花花瓣连一块钱一公斤都卖不出去,无奈只有倒在路边。走访发现,今年安宁八街的食用玫瑰确实经历着价格和销售的低谷。

“老板,我想买康乃馨,请问怎么卖?”“单枝3元钱,包装好的花束价格另算。”6日下午,在滨河东路新二号桥的花店,记者询问了几家,得到的都是一样的答案。

花店员工在整理康乃馨

实际上,这几年国内农产品滞销的新闻不绝于耳,去年,安徽黄山市歙县三潭数百万斤枇杷囤积,海南海口3000多万斤冬瓜滞销,著名“樱桃之乡”山东安丘400亩樱桃愁卖,河南虞城县菜农20多万斤花菜贱卖愁销……

一花店老板介绍,母亲节快到了,本周开始,鲜花价格已经略微上涨,以康乃馨最为明显,平常1.5-2元钱一枝,现在3元钱一枝,包装好的价格从60到100多不等。预计近两日,价格还会上涨。

570) this.width=570;”>

八街玫瑰的滞销与其它滞销的农产品并无不同。行业专家认为,细究原因在两方面,食用玫瑰种植利润过大,引得农户疯狂扩种;跟玫瑰相关的产品还没有形成市场规模,供需不平衡,容易产生暴涨暴跌。

母亲节想买束鲜花送妈妈的小伙伴们,得提前下手预定了。

包装成花束的康乃馨

丰产难丰收的怪圈

来源:咸宁新闻网

570) this.width=570;”>

2001年和2011年,八街食用玫瑰曾经遭遇过市场波动,那时的种植面积并不大,对花农的影响也不大。但原来10年才出现一次的滞销,现在4年就会出现,花农们也焦虑了起来。

等待出售的鲜花

安宁市八街镇食用玫瑰种植已呈规模。4月底,还未到八街食用玫瑰种植区,公路边便有不少花农售卖鲜花、玫瑰糖。站在月照屯村和沙厂村的田埂上,大片大片的玫瑰花开得十分娇艳,采摘的人却是屈指可数。“玫瑰花采摘讲究的就是一个新鲜,如果不及时采摘就会枯萎,甚至烂在田间。”八街月照屯村花农陈宝国说。

距离母亲节还有2天的时间,康乃馨的预订也逐渐火爆起来。5月6日,记者走访济南多家花店了解到,现在预订康乃馨的价格已达2元,比一周前翻了一倍,随着母亲节的临近,价格还会出现不同幅度的上涨。

每年4月到5月10日,是安宁八街食用玫瑰的丰产期。因为雨水较往年更好,今年的八街玫瑰迎来了丰收。但对花农来说,今年并不是一个丰产年。

6日上午,记者来到解放桥花卉市场看到,各花店都已经把康乃馨、百合等鲜花包装成单一或混搭的花束,摆在了显眼的位置,等待顾客前来选购。花卉市场内一花店员工郭丽告诉记者,一周来康乃馨价格每天都在上涨,已翻了一番,由原来的1元左右上涨到现在的2元,包装好的20支花束在70元左右,预计母亲节当天还会上涨近30
%。“鲜花受天气、节日影响很大,几乎是一天一个价,所以很多市民选择提前订购,现在每天在30单左右。”郭丽说,根据包装、配花的不同,花的价格也会不同。

一位花农将近60公斤的玫瑰花带进了合作社,只拿到150元。而在前年,150元只能买到4公斤多一点的食用玫瑰。即便在价格已经回落的2014年,也只能买到10公斤。2.5元、3元、甚至1元钱,这就是今年八街食用玫瑰的收购价。这几乎是每个八街花农都要面临的严峻问题。

另一家花店销售人员高红告诉记者,现在母亲节不单单是送康乃馨,也有很多市民选择百合、玫瑰等鲜花,全凭个人喜好。现在单支百合花的价格在8元左右,母亲节可能会涨到10元一支。

八街沙厂村的卢德存也正头疼。4月份以来,她的花田几乎每天都有产花,但五一之前,销售给花贩的收入只有1000元。

市民秦广久一大早就赶过来为母亲订花。他告诉记者,每年母亲节都会来这为母亲订上一束花,表达孝心的同时也祝福老人安康长寿。有一年他是母亲节当天过来买的花,当时不仅人多,价钱还贵,从那以后他都是提前订花。记者在花卉市场内,采访了多位买花的市民,他们大都是提前过来为母亲订花,既避免了节日当天的拥挤,价格还便宜。

收入和支出对于农户来说,并不是一笔难算的账:一个工人一天最多采摘30公斤的玫瑰,一天的工时费为60~70元,这就意味着30公斤的玫瑰花仅人工费这一项,就需要六七十元,这还不包括农户本人平时的田间劳作。“一元钱的收购价别说工时费,就是弯腰的工夫都不值。”卢德存直言不讳,她说一些农户宁愿花烂在田地里,也不愿采摘。

除了花店预订外,电话和网络预订也成为当下一种时尚。在济南工作3年的王先生因工作繁忙,无法回家为母亲过节,这些年他都是通过网上订购或电话预订的方式为母亲送去祝福。

种植时间稍长的花农,都对2013年的大丰收津津乐道。“光花瓣都卖到50元一公斤,但是大家都不愿意卖,因为整枝的食用玫瑰都被收购了,利润也比单卖花瓣更高。”71岁的陈宝国种植食用玫瑰已经有6年。他至今还记得当时的场景:“为了能收到食用玫瑰,收购商们纷纷下地抢着做农活,或者直接到田里背着箩筐去抢收。”

来源:大众网

前些天,陈宝国的侄子带着两袋食用玫瑰来卖,但卖不掉,放在他家捡成花瓣才卖两元钱一公斤。“他家从我们月照屯村过去,还有一段距离,就是没有花商愿意进去收花。”

陈宝国说,2013年,一公斤食用玫瑰可以卖到30~35元,他家的花苗也从两角一株最高卖到了一元钱一株,还断货。那一年,他家的两亩玫瑰卖了4万多元,苗卖了近一万元,而种植成本也就三四千元。

[1][2][3]

来源:春城晚报

相关文章